当前位置:主页 > 宝天坊app >

许家印与贾跃亭争权后续: FF两子公司拒向恒大

类别:宝天坊app 未知 | 人气值:

原标题:许家印与贾跃亭争权后续: FF两子公司拒向恒大交公章

  继恒大与与其投资的法拉第未来(下称FF)投资“罗生门”公开化之后,其后续人事风暴仍在上演。

15日晚间,划转恒大法拉第(恒大投资后成立的法拉第未来中国经营主体)的60多名FF中国员工称没有收到8月21日至9月20日的工资,FF中国内部人士向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证实了此事。

16日,恒大回应称,该60余名员工未与恒大法拉第续签任何劳动合同,且目前尚未到公司规定的发薪日期,完全不存在停止发薪一说。恒大的发薪日为每月5日和20日。

此外,据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透露,北京睿驭和上海法苒虽已经是恒大法拉第(广东)的全资子公司,但却拒绝向恒大方面交接工商和财务章,这是其要求这两家公司的员工转签劳动合同的原因之一。

不足三成FF中国员工愿迁移至广州

据FF内部人士爆料,15日晚间,部分员工在FF中国500人员工群中询问发薪事宜,恒大法拉第高管未回应,半小时后却解散公司员工群。解散当即,60余名员工随即成立讨薪群,并在群中讨论维权事宜,这批员工计划近期进行集体劳务仲裁。

据了解,早期的FF是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今年8月底恒大健康希望将北京、上海的FF中国员工整体迁移至广州办公,涉及部门包括研发、销售、行政、人力等,人数在百人以上。

FF 内部员工称,恒大首先从FF中国公司的监察部、财务部、行政部、IT部、传播部等职能部门着手管理,然后再到制造部、车联网等部门。并要求北京、上海等地的员工换签合同,将工作地点换签至广州。

但由于整体迁移难度较大,恒大法拉第最终只进行了部分迁移,即将部分(20%至30%)愿意迁往广州的员工进行了迁移,其余暂留北京。目前涉及迁移的员工绝大部分已签署了新合同,被迁移至广州的主要是各部门领导及部门2位至3位员工,以及上海的全部研发人员,而北京的研发、车联网等部门暂未迁移。

关于员工的薪资问题,上述FF内部员工称,恒大采用薪酬绩效折半的方法(员工原薪水50%作为工资,50%作为绩效),是变相逼迫员工辞职。在变化工作地点和薪资体系调整过程中,行政部、监察部等职能部门不少员工对此提出抗议,最后均辞职。

恒大内部人士则否认了薪资变相减半的说法,“由于恒大法拉第成为了FF在中国的运营总部,其薪酬也逐渐由原来的FF体系,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一位接近恒大法拉第的人士告诉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

“比如一位恒大法拉第员工,以前每月10日可得到全部薪水,而在恒大的薪资体系下将变为每月5日得到基本工资,20日得到绩效工资,而恒大对基层员工基本上‘只赏不罚’,因此其得到的工资与原工资基本一致,甚至更多。”

未离职的FF中国员工,需要将劳动合同转签恒大。据FF中国内部员工透露,上周五(10月12日),恒大法拉第HR对未换签合同60余位员工中的20余位进行了一轮“N+1”协商,明确表示“如果不去广州上班,那么只好协议解除劳动合同。”按照恒大方面给予的条件,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员工在承诺离职后在不发表对公司任何言论的条件下,可以获得N+1的赔偿。但关于员工的奖金和期权都未曾提及。如员工违反承诺,则需翻倍向恒大法拉第赔偿损失。20余名员工中,包括9名品牌传播部的全部员工。

FF中国两子公司拒向恒大交公章

FF 中国两子公司未冠名“恒大”

今早爆出的60余名FF中国员工向恒大“讨薪”的事件再添新进展。

据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透露,北京睿驭和上海法苒虽已经是恒大法拉第(广东)的全资子公司,但却拒绝向恒大方面交接工商和财务章,这是其要求这两家公司的员工转签劳动合同的原因之一。该人士还称,在转签的过程中,恒大方面提供的职位、薪资以及职位数量均与原来相同,因此不存在主动裁员。但该人士并未提及广州、上海、北京分别提供的职位数量,以及已成功转签的员工数量。

6月25日,许家印实控的中国恒大向恒大健康提供67.5亿港元的三年无抵押贷款,用于收购中誉集团主席赵渡旗下的香港时颖有限公司100%股权,从而间接获得Smart King Ltd公司45%的股权。此前的2017年11月,时颖公司与FF原股东成立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新成立公司拥有FF及其附属公司的全部资产。

6月,恒大将向合资公司Smart King Ltd派驻两名董事,其中,中国恒大总裁夏海钧将任该公司董事长,并担任Faraday Future董事长,恒大健康主席时守明任合资公司董事。

8月初,恒大健康开始向原FF中国派驻人事、财务团队,并在FF中国旗下公司进行改名,即在前面加上“恒大”字样。比如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汽车),改作了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下称:恒大法拉第广东)。

恒大法拉第广东(睿驰汽车)还对外投资了上海法苒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法苒)、北京睿驭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睿驭)、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州)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科技(广东)有限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州)有限公司。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记者发现上述部分公司已经完成工商变更,加上“恒大”字样,部分为新成立公司,但上海法苒、北京睿驭尚未完成工商变更,法人代表仍未贾跃亭的同乡王志刚。

上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称,上海法苒、北京睿驭虽然是恒大法拉第广东的全资子公司,但拒绝向恒大方面交出工商章和财务章,这是其没有完成工商变更的主要原因,也是其希望这两家公司员工转签恒大劳动合同的原因之一。

是否迁移至广州成争议关键

除上述变更外,恒大还对员工的工作地点、薪资等进行了调整。据了解,早期的FF是中国北京和美国加州双总部制,今年8月底恒大健康希望将北京、上海的员工整体迁移至广州办公,涉及部门包括研发、销售、行政、人力等,人数在百人以上。

上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称,转签过程中恒大提供的岗位数量、岗位级别和薪资待遇基本与原来一致,并未主动裁员。

FF中国员工则提出三点质疑:其一,恒大要求原本在上海、北京工作的员工整体前往广州,实现难度大;其二,恒大采用薪酬绩效折半的方法,即员工原薪水50%作为工资,50%作为绩效,工资变相减少;其三,恒大提供的广州、北京、上海工作岗位,与员工希望工作的地点,无法完全匹配,部分员工不得不接受搬迁事实。

薪资方面,多位受访的FF中国员工表示,目前薪资改革落实未满一月,因此不能判定两种计薪方式哪种更高,但对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况的员工,可能会对绩效工资有所担心,毕竟地产企业的考勤比较严格。

此外,FF中国员工称,大部分员工希望留在北京、上海,但是恒大方面要求各部门领导及2名至3名员工迁移至广州,两者的要求无法匹配。“此前只有部分员工选择迁移,一小部分员工留守,其余员工均在观望。但10月7日,恒大和FF闹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恒大要求仍在观望的员工全部迁往广州,这部分员工则由于不想迁移,尚未签约。”

FF员工提供的信息显示,上周五(10月12日),恒大法拉第HR对未换签合同60余位员工中的20余位进行了一轮协商,表示“如果不去广州上班,那么只好协议解除劳动合同。”按照恒大方面给与的条件,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员工在承诺离职后在不发表对公司任何言论的条件下,可以获得N+1的赔偿,但员工的奖金和期权都未曾提及。

针对以上质疑,上述接近恒大的知情人士解释称,恒大法拉第是FF在中国的运营主体,由于该公司主要在广州工作,因而发生迁移,并无不妥。且员工迁移至广州南沙区可解决住宿问题并支付每月3000元补偿,迁移至广州市区支付每月5000元补偿。其余不愿迁移员工提供部分北京、上海工作岗位,实在无法匹配的员工提供“N+1”的离职补偿。

另据了解,上述无法与恒大达成一致的FF员工已组建讨薪群,未来或将进行劳动仲裁。

新京报独角鲸科技(ID:dujiaojingkeji)此前已经对相关事件进行还原,详见独家还原恒大与FF投资“罗生门”始末,许家印痛心贾跃亭愤怒

作者:白金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