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宝天坊app >

危险的上市:“打人者”南都物业?

类别:宝天坊app 未知 | 人气值:

来源:市值风云

引子

最近风云君(ID:mvlegend)老是胆战心惊的,出门撒泡尿也要在屁兜里插上两把巴啦巴啦小魔仙棒,防止被上市公司派来的38G美女拖到苞米地给猥亵了;

去超市买桶泡面,也觉得那个最漂亮的收银员是上市公司派来色诱我的,不然为啥她要冲我笑呢?哟哟哟瞧那媚眼儿抛的;

就连睡觉,也总是梦见有个胸大肤白腿长腰细的包臀裙美女拿着蜡烛和皮鞭追我,嘴里大喊:你不要跑,我是上市公司派来睡服你的……

风云君为啥这么闹心呢?

因为最近风云君(ID:mvlegend)听闻了这么一个骇人的事件:1月21号,财经自媒体人浙股君应邀到宁波参加一个董秘圈活动,却在入住酒店内遭到陌生男子暴打,并威胁其“小心狗命”,然后该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逃离现场。

除此之外,据浙股君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描述,其还遭遇了晚上被陌生男子砸家门,各种骚扰电话等。

根据浙股君的指认和其他媒体的普遍报道,这事跟一家拟上市的物业公司有关,究其原因,是因为浙股君扒了这家物业公司的一些老底,才遭到人家疯狂报复。

风云君(ID:mvlegend)特意去查阅了浙股君写的这几篇文章,文章措辞平和,也无诽谤攻击,无非就是聊了下物业公司的一些历史过往,竟招人“死亡威胁”,风云君胆战心惊之余,也是怒不可遏:

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一家拟上市的未来的公众公司,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去报复一家自媒体,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非常凑巧的是,风云君(ID:mvlegend)最近也查阅了这家拟上市物业公司的招股书,本来一直不想发表来着,毕竟IPO不容易,风云团队的小伙伴们都是从行业内出来的,也曾三叩九拜浑身哆嗦的,非常理解,感同身受。

但是不容易也有不容易的规则和尺度,毕竟,您IPO之后,身价暴涨的代价就是您得变成公众公司啦,您的所有信息,都要扒光了裤子曝光在阳光之下的——难道您会因为阳光刺眼,就把太阳公公也暴揍一顿么?

冒着和太阳公公一样的风险,风云君(ID:mvlegend)今天也跟各位胖友分享一二。

记住,这些都是你们在招股书里自己披露的信息——如果写这些也被打的话,我觉得你们就可以不用来上市了!

一、南都物业的前世今生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南都物业前身设立时的名称为“浙江南都物业管理公司”,成立于1994年4月,初始注册资金200万,是浙江华电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华电地产”)的全资子公司,法人代表是许广跃,企业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联营性质”。

华电房产成立于1993年4月,由杭州天海工贸公司和中国华电房地产公司发起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天海工贸占6,华电地产占4。但是华电地产应交的投资款没有到位,前期实缴资本金全部由天海工贸缴纳。

1993年5月,华电地产将其所持40%股权转让给珠海南都,珠海南都替华电地产支付了400万股本金。

至此,国资华电地产很快出局,民资“南都系”开始进场。

1995年华电地产增资扩股,将注册资金从1000万增加到5000万,股权比例不变,仍然是天海工贸占6,珠海南都占4。

1998年6月,华电地产发生了一次至关重要的股权转让,天海工贸和珠海南都分别将50%、40%的股权转让给周庆治控制的浙江南都集团,天海工贸将剩余10%股权转让给惠州南都。

自此国资全部出局,华电地产的股权全部落入民资“南都系”之手,并更名为“浙江南都房产集团有限公司”,这就是后来浙江赫赫有名的南都地产。

随着华电地产股权的变更,南都物业也随之成为南都集团的子公司。

但是南都物业并没有在1998年完成改制,企业性质依然是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联营性质。直到2004 年8 月,南都物业才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由南都地产百分百控股。

而此时,南都物业目前的实际控制人韩芳,还只是南都地产的一个小股东,持股比例1%。南都物业的实际控制人是南都地产话事人周庆治。

剧情的转变出现在2006年。

当年,准备登陆资本市场的南都地产借壳失败、IPO挂点,双重打击之下,周庆治开始甩货,于2006年11月将南都地产卖给地产大亨万科。

霸特,南都物业并没有随着南都地产一起进入万科,而是意外地落入了当时南都地产高管韩芳之手:

2006 年11 月16 日,南都地产与韩芳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南都物业90%股权(对应450 万元出资额)以640.1862 万元转让给韩芳;浙江南都酒店有限公司则将其余10%股权转让给韩芳的老公金涛,作价71.1318 万元。

就这样,韩芳夫妇以711.32万元的价格,将南都物业收入囊中,南都物业就此进入韩芳时代。

目前,韩芳直接持有南都物业28.64%的股权,通过南都地产服务间接持有公司45.82%的股权,通过舟山五彩石间接持有公司1.38%的股权,合计持有南都物业发行前75.83%的股份。为南都物业实际控制人。

二、大股东及关联方频繁占用公司资金

招股说明书及附录显示,南都物业实际控制人韩芳及其关联方韩红(韩芳的妹妹)、陈琦超(韩芳的表兄)曾频繁的大量占用南都物业的资金。

韩芳的妹妹韩红2014年之前借了南都物业8000万,2014年归还;

表哥陈琦超2014年拆借公司资金1亿元,2015年归还。

这两人还好点,向南都物业支付了一点资金占用费,但是实际控制人韩芳就“霸气侧漏”,占用了公司4个多亿资金,一个子也没给。

招股书显示:

2014年,韩芳占用公司资金25,809.8万元,根据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计算,涉及资金占用费573.68万元(会计师事务所测算数据,下同),这个金额占公司当年净利润的比例为18.21%;

2015年,韩芳占用公司资金19,428.00万元,涉及资金占用费323.08万元,占公司当年净利润的比例为14.62%。

两年合计占用公司资金4.52亿!涉及资金占用费896.76万元。但是,实际控制人韩芳并没有向公司支付资金占用费,免费使用。这种情况说得好听点是“资金拆借”,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挪用公司资金。

还没上市就如此频繁大额的占用公司资金,那么谁知道上市募集的资金会不会被韩老板“免费占用”呢?

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了公司这么多资金,那是不是南都物业资金非常充沛雄厚,不差这点小钱呢?

我们来看看南都物业2014年底的资产负债表:账面上储备的货币资金不过是6715.28万元!

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呢?

其中,预收的物业费余额5039.16万,其他应付款(主要是暂收的水电押金)余额8609.49万元,这两项加起来就有1.36亿,而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不到7000万,还有6000多万被大股东及关联方“借走”了!

请大家注意一个概念,水电押金本质上就不属于南都物业,是广大业主的,所以韩老板借走的不仅仅是公司资金,还有广大业主预交的物业费和水电押金。

再看2014年现金流量表,当年南都物业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87亿,韩芳和陈琦超当年从公司累计拆借的资金为3.58亿,占南都物业当年销售回款总额的92.63%!

前面说了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那档子事,但借钱终归是“借”,是要还的,远不如分钱来得爽歪歪。

再说公司准备上市,如果占用公司大量的资金,IPO是要歇菜的,也难免被风云君(ID:mvlegend)这类爱叽歪的媒体说闲话,那老娘干脆分红!

所以我们看到,从2015年开始,大股东占用资金的勾当慢慢收敛,而转向了热火朝天的分红。

先来看数据:

首先来说明一下这些支付的现金并不是偿付利息,因为南都物业披露的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报表中,并没有金融负债。

另外南都物业在招股书附录里披露了分红情况,其中2015年分红1.15亿,2017年上半年分红2800万,跟现金流量表中的支付数据大体一致。

对于现金流充沛且账面上有闲置资金的公司,适当向股东分红是应该的、也是合理的,本无可厚非。

但是如果公司现金流并不充沛,甚至不能满足公司发展的需要,却一边竭嘶底里的分红,一边哭着喊着缺钱,要上市融资,那就不厚道了,而南都物业就是这种情况:

截止到2014年年底,南都物业累计未分配利润1亿元,2015年归母净利2211.23万元,到2015年底累计可分配利润大概是1.22亿,这哥们一次性分了1.15亿,分红比例达到了94%。

这么大规模高比例的分红,当然会影响公司的现金流,怎么办?融资啊,等上市夜长梦多,而且远水也解不了近渴,那咱就先在一级市场搞一盘!

于是乎公司在2016年5月增资扩股,按照6.5亿的投后估值,引进上海南都集团等4家投资机构(个人),出让16%的股份,融资1.04亿。

2016年通过股权融资搞到一点钱,17年眼看着就快上市了,又可以融资啦。看着账面上还有几滴油水,那么索性再抓紧时间把碗舔一舔,于是在17年上半年,再次分红2800万。

能咬到一块是一块,先把碗里的舔干净,再到二级市场去吃锅里的。

为了论证公司IPO募资的必要性,南都物业在招股书中不乏一些搞笑的描述,比如“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减少财务费用”。

这些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因为南都物业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的资产负债表中,根本就没有金融负债!一毛也没有!(这一点现金流量表中筹资活动的数据也可以验证)。

而2014年到2017年6月底,仅15年产生了财务费用18.73万,2014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都是负数。

与此同时,会所和保荐机构也纷纷站出来洗地了:

经本保荐机构及发行人会计师核查,发行人账面资金主要来自预收账款和其他应付款。截至2017 年6 月30 日,预收账款账面金额为11,414.05 万元,其他应付款账面金额为19,723.24 万元。

保荐机构代表人认为,预收账款主要是预收的物业费,尚未达到收入确认条件,属于负债,其他应付款主要是代收水电费和押金保证金,这些资金可以用于短期理财,但不适合长期投资,因此募投项目需要专门的募集资金。

一边大额分红一边拼命哭穷,类似于抗战时期国军“前方吃紧,后方紧吃”,这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要是风云君(ID:mvlegend)是今年春晚的导演,就让你们丫的上春晚,演小品、讲相声,全国观众肯定满意。

根据南都物业招股书披露,这家公司很多员工都没有购买社保和公积金,大部分都是“自愿放弃”的,堪称“中国好员工”。

下面看具体数据:

社保方面,2014年底,大概有近40%的员工未购买社保,到2017年6月底,这一比例已攀升到51.2%,对当年净利润的影响在增加;

公积金方面就更加壮观了,14年底有超过90%的员工未缴纳公积金,到17年6月底,这一比例仍然超过80%。

这两者累计对南都物业历年税后净利的影响超过10%,特别是2015年,超过四分之一的净利润是因为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得来的!

除了有一帮好员工,韩芳老板还有一位好前夫。风云君(ID:mvlegend)虽然又黄又贱,但是绝对不八卦,这也是你们招股书附录里面披露的信息哟。

韩芳与金涛都是南都物业的股东,其中韩芳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75.83%股权,并担任公司董事长,为公司实际控制人;金涛直接持有公司1.91%股权,并担任公司董事。报告期内,双方系夫妻关系,育有一子女,2016 年协议离婚。

面对一家准上市公司,老婆持有75.83%的股份,老公持有1.91%的股份,现在双方要离婚了,正常情况下,这共同财产是不是要分一分?

这双方的持股比例也太悬殊,金涛应该是可以从韩芳手上分割部分股权的,但是金涛还是非常“硬气”,选择放弃其权益。

根据双方《离婚协议书》,甲方金涛、乙方韩芳对对外投资约定如下:

1)协议双方约定,乙方名下浙江南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南都房地产服务有限公司等各家公司股权按双方现有登记股权比例分配,甲方除其名下股权不对上述股权投资享有任何权益,不会就上述财产主张任何权益。

2)协议双方约定,双方各自名下的对外投资,包括但不限于各自名下的公司股权及其他任何公司股权、股份,各自名下证券账户项下的有价证券及证券期货,均归其登记主体所有,协议对方放弃上述投资的产权份额及任何权益。

根据该协议,离婚后韩芳与金涛所拥有的南都物业股权按照现有登记股权比例分配。除名下股权外,金涛放弃其他南都物业股权份额及任何权益。

看看这觉悟,高吧?是不是肥肠的“佛系”了?

“中国好前夫”,实至名归。

结束语

除了上面那些七七八八,南都物业其他比较惊悚的传闻还有“殴打业主”、“1229条诉讼”等,风云君(ID:mvlegend)在天眼查随手翻了下,2017年上半年光行政处罚就有10条。

但是这些信息毕竟不是南都物业自己在招股书里披露的,风云君(ID:mvlegend)本着谨慎性和专业性原则(主要是害怕挨打),风云君就不在这里一一掰扯了。

最后,风云君(ID:mvlegend)想说的是,公司还没正式上市就被当事人指认买凶打人,上了市之后那还不特么翻了天了?到时候恐怕连证监会稽查局和交易所监管员都得抡起棍子揍了吧?

希望公安机关能尽快破案,将买凶打人的幕后黑手绳之以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